您现在的位置:白应新闻社会“中国饭碗”,这样变得沉甸甸

“中国饭碗”,这样变得沉甸甸 教育

 作者:匿名 2019-12-05 14:55:16 阅读量:4917

半岛记者刘雪莲

1957年,齐林出生在山东乳山的一个小村庄。在农村长大,他小时候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就是吃馒头。

齐林年轻时非常渴望“馒头自由”,他不会想到长大后会花40年时间处理小麦。在青岛农业大学,他感受到了每亩200到1000斤小麦的历史性突破。他领导的这项研究还使得在“粮食依赖天气”的干旱地区和农作物无法生存的盐碱地上实现了小麦高产。

面包是生命的支柱。新中国仅用世界7%的可耕地养活世界22%的人口。听了齐林的故事后,我感觉到新中国成立后,普通人的饭碗一步步变得沉重,从温饱到吃饱喝足。

小时候,我想到用馒头填饱肚子。

62岁的齐林退休前是青岛农业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。她是一名农业科学家,为国家粮食生产做出了突出贡献。他的主要研究对象是北方人熟悉的小麦。

从事小麦研究近40年的齐林觉得,小麦的第一件事就是他对馒头的渴望。

“小时候,我们家每天都吃红薯。甘薯产量很高。还有玉米粉蛋糕。我父亲去山里工作时带走了它们。那只饿了。”齐林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馒头是孩子们最想要的食物,但是吃馒头并不容易。

齐林家有六个人,他们的父母和四个孩子。每年在村里分发小麦时,一个人一年可以分发60斤左右的小麦,全家一年可以分发300多斤,磨成200多斤的面粉,一个人平均可以有30多斤。一年30斤面粉,不到3个阿津月。这种小面粉平时根本不愿意吃。

“到70年代中后期,一个人一年可以得到100多斤小麦,但还不够吃。”齐林说,她仔细想过,如果她想吃得好,她必须吃馒头。如果她想吃馒头,她会很高兴的。

齐林小时候在农村长大,他羡慕城市里的人,就像他周围的人一样。城市居民每月有30斤粮票,每年有360斤,其中30%是面粉和大米,70%是粗粮。齐林渴望的馒头属于面粉和大米。

齐林说,在恢复高考之前,当时农村地区的年轻人的出路是在城市工作,成为士兵,他们每月可以得到45公斤的粮票。

长大后,我跳出农场大门,重新学习农业。

齐林于1973年高中毕业,成为家乡高中的一名私人教师。1978年,她敲开大学的大门,跳出了农业的大门。

齐林的第一个高考志愿者山东大学没有得到足够的分数,其他志愿者没有得到合理的分数。最后,她被调到青岛农业大学的前身莱阳农业学院。

莱阳农学院当时只有四个专业:农业、果林、农业机械和畜牧业。齐林学习农学。

"那时,办学条件相对较差,我不太满意。"齐林坦率地说,刚刚跳出农场大门,在一所条件恶劣的农业学院学习农业并不令人愉快。

然而,他的心态很快改变了。

“莱农的科研水平很高。像迟范敏和魏董斌这样的老师都是著名的农业专家。”齐林说,老师带学生,不要说教,不要讲太多的道理,会引导你去实地工作,科研风气、敬业精神会感染你。这种气氛一直持续到今天。

四年来,齐林大学一直致力于农业研究和科学研究。

毕业后,我进入了“千斤”小麦种植组。

1982年,从齐林大学毕业后,她留在学校,加入了小麦种植小组。小麦是山东省最重要的粮食作物,也是当时最好的食物。齐林加入的小麦种植集团在当时已经很不寻常了。

澳门葡京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投注 pk10购买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7ajoozat.com 白应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